手机版| 最新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资讯 > 正文 >

特大暴雨夜袭四川冕宁:山洪摧毁村庄 一家5口遇难

http://ytfzzx.cn 2020年07月02日 16:20 来源:安全卫士 手机版

四川冕宁暴雨灾害现场:一家五口被冲走 (来源:original)

暴雨来临时,监测员阿西古吉正打着手电向曹古河内扫去。雨点越来越密集,打在地面上哗哗作响。

曹古河发源于四川省凉山州冕宁县彝海镇以东的山谷,自东向西流经彝海镇大马乌村、大堡子村。6月26日晚的那场暴雨,使曹古河成为大马乌村的“噩梦”??“源源不断”的洪水夹杂着石块、泥沙、树枝,摧枯拉朽般向下游肆虐,所到之处一片狼藉。

澎湃新闻获悉,在监测员阿西古吉和村支书俄觉木依等村组干部的努力下,该村的绝大部分村民得到安全转移。

不幸的是,该村有一家五口在此次山洪中丧生,另一家八口只有三人生还。

暴雨后的曹古河,河道已被冲毁。 本文图片均由 澎湃新闻记者 王鑫 图

曹古河。

暴雨

在当地村民看来,这场暴雨来得猛,也来得很突然。

俄觉木依今年47岁,担任大马乌村党支部书记已有13年。他告诉澎湃新闻,打他记事起,就没看到过这么大的雨。比俄觉木依年长的多位村民也说了同样的话。

当晚的雨量究竟有多大?冕宁官方发布的信息显示,在26日晚9时至27日凌晨1时的7个小时的时间里,高阳街道灵山景区降雨量数据为211mm,彝海镇大马乌村降雨量数据为107.5mm,彝海镇曹古村降雨量数据为85.7mm。

凉山州气象局于6月26日白天发布的预报显示,预计当日晚到27日白天,该州甘洛、越西、美姑、雷波有大雨,冕宁、喜德有中雨,局部地区有暴雨,发生中小河流洪水和山洪地质灾害的气象风险等级高;目前该州局地强对流天气明显,需注意防范局地短时强降水、冰雹、短时阵性大风和强雷暴等强对流天气可能带来的危害。

俄觉木依回忆,26日晚6点至8点,下的是小雨,而且断断续续,下一会停一会,雨量并不大。此后,伴随着闪电,降雨突然增大,雨水打到地面上哗哗作响,跟家人说话时必须大声才听得见。没一会儿,整个村子停了电,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大马乌村有5个组,全村483户2187人。当晚,俄觉木依不放心,打电话通知各个组的组长,让他们通知各户保持警惕、注意安全。

村民的房屋被冲垮。

山洪过后的大马乌村。

监测员

暴雨来临时,阿西古吉正打着手电,向曹古河内扫去。

今年47岁的阿西古吉是大马乌村的监测员,他的职责就是在发生气象灾害或地质灾害时及时预警,给群众撤离争取时间。

阿西古吉的家位于大马乌村最东部,距离曹古河边只有几十米远。每年,阿西古吉要参加两次政府组织的监测员培训,“最重要的就是及时发现、及时通知村干部”。

曹古河上游的河道较窄,水涨得很快。阿西古吉见状,先后电话通知俄觉木依、下游大堡子村的监测员。随后,阿西古吉通知家人及周边一两户人家撤离。

在阿西古吉给俄觉木依打电话前,俄觉木依已电话提醒阿西古吉,让他密切关注沟内水位变化。

按照分工,俄觉木依赶到村子边缘的阿西木加家里是晚上11点左右。来不及挨家挨户敲门,俄觉木依只能大声吼:“涨水了涨水了,快走!”

阿西木加家一共有8口人,在俄觉木依的通知下,全家人及时跑了出来,他们一边跑一边喊,越来越多的村民跑了出来,向远离河边的安全地带撤离。

遇难

特大暴雨使曹古河改道,向本不靠近曹古河的阿西列姑子的家冲去。

阿西列姑子今年28岁,和妻子、3个孩子住在四合院里。在大马乌村,阿西列姑子算是经济条件较好的一家。他家有四五亩地,还养了几头猪和十几匹骡子。

有了这十几匹骡子,阿西列姑子可以帮建筑工地往山里驮物资或材料。活少的年份,阿西列姑子能挣个好几万,活多的时候,能挣一二十万。如果没活可干,这一匹骡子就能卖到上万元的价格。

阿西列姑子一家五口睡觉的房屋,不巧正背对洪水奔流的方向。洪水将四合院冲走一半,一家五口没来得及逃生,被洪水卷走。阿西列姑子的3个孩子中,最大的8岁,最小的只有2岁。此外,阿西列姑子养的骡子也被冲走两匹。据知情人士称,这5名遇难者最远被洪水冲到了离家1.5公里的地方。

村民告诉澎湃新闻,阿西列姑子勤奋上进,不喝酒,对待邻居也非常友善,大家对他的评价都很高。

俄觉木依回忆,大马乌村4组组长已及时在微信群里通知,见阿西列姑子夫妻俩没回复后,4组组长又给阿西列姑子打了好几个电话,但始终无人接听。等到组长赶到阿西列姑子家附近时,发现他家的四合院已被冲毁。

带走阿西列姑子一家后,山洪又向下游冲去,流经地的克依子家时,洪水又分成两道,一道从地的克依子家的右侧向下,一道从地的克依子家的左侧漫流。

原本,地的克依子全家8口人是有机会全部逃生的。据俄觉木依介绍,地的克依子跟他说,听到呼喊后,一家人已从房间里出来,想着骑三轮车逃生能快一点,他就让老母亲、妻子和5个孩子上车,哪知刚开出去二三十米,三轮车就被洪水冲走,一家人只有老母亲、一个孩子和他三人生还。直到现在,地的克依子还有个孩子仍处于失联状态。

俄觉木依说,三轮车被冲走的地方离安全地带只有约五十米的距离,如果一家人拔腿就跑,全部生还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灾后

6月29日,澎湃新闻在大马乌村看到,26日的山洪已将原来的河道冲毁,大大小小的石块和枯树枝散落在河道上;村民种植的樱桃树、洋芋、玉米和房屋也受到不同程度的损毁。

12

Copyright © 2018 华夏法律援助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ytfzzx.cn 本站文章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内容请发邮件至:(请将#换成@发邮件) 处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