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最新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观察 > 正文 >

未成年人追星疯狂 网信办:严打明星打榜偷拍"黑产"

http://ytfzzx.cn 2020年07月15日 01:34 来源:移动天使 手机版

7月13日,网信办发布了《关于开展2020“清朗”未成年人暑期网络环境专项整治的通知》,通知中表示将严格管控诱导未成年人无底线追星、拜金炫富等存在价值导向问题的不良信息和行为。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发现,目前各个明星的“打投组”、“反黑组”粉丝群体中,确实存在学生党、未成年人的身影,而在各类事件中引发的“互撕”风波中,也不乏有未成年人下场“应战”。

代理过百件明星维权案的北京星权律师事务所主任朱晓磊律师曾透露,起诉一个人名誉侵权,并不会看他到底是谁的粉丝,而只管主体发布的言论是否构成了侵权的标准。但面对有不满16岁的“被告方”时,他也会感到头疼。在他看来,这已经不仅仅是法律的问题,同时关乎心理学、教育学的问题??家长、老师们该如何教育年轻人理性追星?

打榜、刷量 攀比消费“绑架”粉丝

《通知》表示,要严厉打击诱导未成年人在社交平台、音视频平台的热搜榜、排行榜、推荐位等重点区域应援打榜、刷量控评、大额消费等行为。

7月14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搜索发现,目前微博等平台上粉丝为偶像打榜做数据的行为依然活跃。

如某明星打投组7月14日更新了打榜的“重要任务”和“日常任务”,其中“重要任务”包括在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的歌曲打榜,以及微博明星势力榜打榜,而“日常任务”则包括超话打榜、百度数说等,每一个任务背后都有链接以及教程,且这些打榜任务几乎每天更新。

在这些打榜做数据的粉丝中,就有不少学生党、未成年人的参与。如某网友5月17日发布的微博中表示,“我是学生党,但打投真的很容易上手,而且空闲时间10分钟两组真的完全不是问题,就缺你一个,一组两组都是爱!一起送XX出道”。另一位网友在4月11日发布微博称,“希望大家在自己能力范围内有出钱,像我一样的贫穷学生党可以多出力打投,搞数据。”

在这之中,不乏有疑似未成年人花钱打榜的行为。如某当红明星粉丝曾发微博表示,理性消费的意思是让你们不要去借贷,不是让你们只买1张2张,在自己能力范围内竭尽全力,能花一百别花五十,“本学生党也买不了多少。”并贴出了自己购买105张专辑的截图。

而另一明星粉丝则发微博表示,“必须为高中生正名”,称“我能有钱的方式就是靠父母在微信给我发的红包和压岁钱,因为高中生,我没有生活费,所以代言买的不多,能有的钱都投给专辑,没钱我会想办法解决,比如拿现金和同学换,年纪小,高中生从来不是白嫖的借口。”

对此,有追星经历的小艾告诉贝壳财经记者,不同明星家的粉丝气质往往也不同,一般粉丝们不会给学生党在花钱方面有太高的压力,不过在打榜竞争等比较激烈的情况下,粉丝们当然希望能够出自己最大的力,大部分做数据和买专辑等行为都是粉丝们出于“对自家哥哥的爱”,想要禁止打榜刷量做数据等行为不太现实,“除非完全取消榜单,否则谁能忍受自己的偶像排名落在别人后面。”

今年5月,佛山公共电视频道曾经采访到一名“追星族”的母亲黄女士,黄女士表示,为了买更多明星的周边产品,女儿阿欣还问同学借钱,而同学加了黄女士微信,说阿欣找她借钱,借了200元没下文了,同学只能找家长解决问题。

小艾表示,有些偏激的粉丝确实存在鼓励包括未成年人在内的其他粉丝刷榜的行为,比如在关键时刻没有出力的粉丝会被别人嫌弃。

明星维权发现“喷子”是未成年人 

网信办要求严格查处职黑等违规账号

网信办在《通知》中表示,要大力整治明星话题、热门帖文的互动评论环节煽动挑拨青少年粉丝群体对立、互撕谩骂、人肉搜索等行为。严格清查处置“饭圈”职业黑粉、恶意营销等违法违规账号。

贝壳财经记者发现,实际上在网信办发文前,微博就已经封禁了一批账号。

7月14日,微博发布公告称,早在7月9日微博就与肖战工作室,就粉丝引导管理相关问题进行了谈话,并附上了因“攻击媒体机构及发布不实信息引导骂战”的账号。记者发现,其中举报并谴责肖战同人文作品,导致肖战粉丝与同人文群体发生骂战,最终引发被网友称为“227事件”的微博网友“巴南区小兔赞比”就被列入了封禁名单。

目前,在粉丝与粉丝之间、粉丝与网友之间发生的“撕X谩骂”行为,甚至粉丝对明星进行的人身攻击等行为在饭圈也 屡见不鲜,不少粉丝群体还建立了“反黑组”等统一对抗“黑子”、“喷子”,但这样的行为依然难以消除。不少网友认为饭圈戾气很重。

不少网友表示,现在在网上看到饭圈的人都要“躲着走”,“首先不能提对方爱豆的名字,有时正常发表观点,但涉及他们的爱豆了,就有可能被炸号、举报、人身攻击。”

根据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于2020年5月28日表决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总则编及人格权编,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侮辱、诽谤等方式侵害他人的名誉权,否则,将可能因构成对他人合法权益的侵犯而引致己方法律责任的承担。

贝壳财经记者梳理发现,在网上并不能确定网友的年龄,但从不少明星维权的案例中来看,确实存在未成年人互撕谩骂的现象。

如2月28日,赵丽颖起诉了3名使用污言秽语通过网络对其进行人身攻击的微博用户,但后在起诉时发现其中一名用户是未成年人,且家里非常贫困,于是只要求该用户进行道歉,放弃了上诉赔偿。

朱晓磊表示,这两年,很多明星名誉权案被告主体开始变成了粉丝。“一种情况是,相关艺人在番位上有异议,而这些人都有强大的粉丝群,有一些不理性的粉丝会通过抹黑对方来提升自己喜欢的偶像,侮辱诽谤的表现形式非常严重,如造黄谣骂脏话、诅咒对方、P遗照等等。”朱晓磊表示,大量的案件起诉之后,发现侵害方都是20岁不到的样子,小女孩为主,“当我看到她们的时候,简直无法相信上述言辞是从这样一个小姑娘嘴里说出来的。”

微博建议明星工作团队加强对粉丝群体的正面引导和约束能力。对非官方粉丝组织打着明星旗号做出的不当行为,要主动上报平台并配合平台管理。非官方粉丝组织不当行为涉嫌违法的,不能视而不见,要敢于发声敢于维权,尽到法律责任。

12

Copyright © 2018 华夏法律援助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ytfzzx.cn 本站文章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内容请发邮件至:(请将#换成@发邮件) 处理。

Top